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发布时间:2017-06-13 16:49 来源: 网络整理

“华盛顿共识”政策是美国精英向其他国家推销的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基础的十项宏观经济政策。每当其他国家遭遇经济危机,向美国控制的国际金融组织告贷时,美国精英就以实施华盛顿推销的十项宏观经济政策为提供贷款的条件,威逼和欺骗该国实施这些政策主张。在美国精英的推动下,在上个世纪70-90年代,很多国家实施了“华盛顿共识”政策。本文综述了主要国家,包括智利、墨西哥、阿根廷、巴西、俄罗斯、波兰和其他东欧各国等主要国家,实施的“华盛顿共识”政策及其效果。各国历史资料显示,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的国家,基本上都会遭遇通货膨胀、外债大增、产出下降等严重经济问题,各国停止实施这些政策,才逐渐摆脱经济困境。研究表明,美国政府从没有实行过华盛顿共识政策。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实际是美国坑害其他国家的工具。

一、“华盛顿共识”政策

20世纪70年代以来,位于华盛顿的三大机构——美国政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以国际组织的资金为诱饵,向第三世界国家,首先是美国控制的拉美地区,大力推销减少政府干预,促进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的政策主张。1989年,美国华盛顿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约翰·威廉姆森发表题目为《华盛顿心目中的“政策改革”》文章[1],将美国在七八十年代在其后院拉丁美洲国家推销实施的新自由主义的宏观经济政策,总结为十项宏观经济政策。又称之为”华盛顿共识”。

“华盛顿共识”首先于八十年代末在拉美国家蔓延,主要原因是美国控制了其后院拉美国家,又为拉美国家培训了一批经济学家,然后再把他们派回的国内,进行意识形态渗透,以影响该国的舆论导向,特别是影响经济学界的舆论导向,从而能够顺利实施。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所谓的“芝加哥弟子”(Chicago Boys,直译是芝加哥男孩)。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芝加哥大学为智利开始培养经济学家,他们成为美国支持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皮诺切特将军实施自由主义政策的主要推手[2]。

美国还从很多拉丁美洲国家招收了大批年轻经济学家,把他们送到芝加哥大学,交给以弗里德曼为首的一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培训,然后再把它们派回拉丁美洲,最后这些人纷纷成为了本国经济界的精英,比如著名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中央银行行长等[3]。

此外,当时很多拉美新一代领导人,如墨西哥的萨利纳斯、巴西的科洛尔、阿根廷的梅内姆、智利的艾尔文等,大多有接受美国高等教育的背景,深受芝加哥学派等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影响。因此,他们上台后无一例外地都在本国加快了新自由主义改革的步伐和力度。

从七十年代初开始,在美国精英推动下,很多国家都实践过华盛顿共识政策,留下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国内外总结华盛顿共识政策得失经验的文献也很多。

俄罗斯著名经济学家,科学院院士亚历山大.内基佩罗夫将1998年俄罗斯经济灾难归罪于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4]。

法国社会科学高级研究院经济学家雅各.萨皮尔研究认为[5],俄罗斯实施这些政策,带来经济崩溃。

曾担任波兰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的格罗泽高兹W科勒德克(Grzegorz W. Kolodko)教授总结东欧各国统计资料指出[6],华盛顿共识政策在东欧25个国家的实践是完全失败的。

美国密苏里大学经济学家简.克莱格尔则指出[7],拉丁美洲国家实施这些政策时的经济增长率低于先前时代。

中国社科院江时学研究员则认为[8],拉丁美洲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也使拉美的改革产生了一系列严重的问题,导致了社会经济的不稳定,甚至政局的动荡。

1998年1月,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曾担任美国经济委员会主席的斯蒂格利茨在芬兰赫尔辛基世界发展经济研究所年度会议上发表演讲[9],批评了“华盛顿共识”,称其“往坏里说是误导”,还说“无论新的共识是什么,都不能基于华盛顿共识”。

但华盛顿共识政策的推动者和支持者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将失败归结到没有彻底执行“华盛顿共识”政策[4],或干脆不承认失败,例如,将智利失败的自由主义实践称赞为智利经济奇迹[10](p76)。

因此,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对华盛顿共识政策的实践效果的争论还在继续,还有一些国家,包括中国,仍在继续执行多项“华盛顿共识”政策。本文根据各国经济方面的统计数据,比较分析世界上主要国家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的实践效果。

二、美国精英在各国推销“华盛顿共识”历史与效果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图1:智利人均国内产值(不变价格,上图),数据来自世界银行;智利年通货膨胀率(下图),数据来自联合国统计司

 华盛顿模式开始于南美的智利。

1973年9月11日智利的皮诺切特将军在美国支持下,发动军事政变,杀死民选的阿连德总统,控制了政权,马上开始推行芝加哥弟子制定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10]。

在最初一年半,将大部分国营企业私有化、开放国际贸易、消减10%政府支出、拆消对国内企业保护、取消持续数十年的价格管制。其结果是,面包等民生必需品价格飙升,1973-1977年间,每年通货膨胀率超过100%,最高达694%,同时工业企业在外国商品冲击下大量倒闭,失业率创新记录,饥馑四处蔓延。

当时的美国报纸报道说,这是新自由主义第一次走上历史舞台,称智利是恐怖主义试验场[10]。

1975年初弗里德曼亲临智利,促使智利更大范围的实行新自由主义。其结果是智利经济长期徘徊在六十年代水平,到1985年,人均国内产值才超过政变前的1972年(如图1)。

1982年恶性通货膨胀复发,失业率高达30%,是政变前10倍,大量国家资产被卖给外国资本家换取美元,但政府仍然积累高达140亿美元债务。经济免于崩溃的主要原因,是国有铜矿公司仍然存在,每年提供85%的出口收入。

皮诺切特不得不重新将很多企业收归国有,取消了新自由主义政策[10](p76)。此后,智利才走上经济稳定增长的道路。

皮诺切特死后,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称赞皮诺切特引进自由市场政策,创造了智利经济奇迹[10](p76)。美国精英们仍然将智利失败的新自由主义实践,看成是“华盛顿共识”政策的有效证明。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图2:墨西哥1960-2013年人均国内产值(不变格,上图),外债占年国民收入百分比及年通货膨胀率(下图),数据来自世界银行

墨西哥也是新自由主义泛滥的重灾区

从1982年德拉马德里上台执政开始,墨西哥四届政府一直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11]。德拉马德里的改革包括实行贸易自由化;放宽对外资限制,鼓励出口;国企私有化和减少政府干预的政策。取消了7000多种商品进口许可证,需要许可证的商品占83%降低到1987年26.8%,关税税率从16.4%降低到1986年13.1%。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从8.4%增加到15.6%。1155家国有企业中743家被私有化,经济长期停滞,人均国民产值停滞不前(如上图)。

1988年萨利纳斯继任总统后,继续减少国家对经济干预,加快国企私有化步伐,到1994年,又出卖了200多家国有企业,获得200多亿美元;金融体系私有化和自由化,对外资开放金融业;加快贸易开放,继续降低关税,到1989年关税税率仅为9.7%;对外资更加开放,累计外国直接投资从1988年241亿美元增加到1994年504亿美元,允许外资购买短期证券,流入的流动性很强的短期证券资本高达716亿美元。

1994年底,赛迪略就任总统,由于美联储升高利率,导致墨西哥投机资本回流美国,政府无法支付短期外债,爆发金融危机,经济迅速下滑,政局动荡不安,农民发生暴动,但是,总统赛迪略继续新自由主义改革,继续开放贸易和金融,加大私有化,放宽对外资限制。

2000年底福克斯上台执政后,继续加快私有化步伐,加大开放贸易和投资,继续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经济增长缓慢。经过30多年发展,人均国民产值从改革前1981年91500比索仅增长到2013年109700比索,仅增长了19.9%,是拉美国家中增长最低的国家之一(如上图)。物价也长期不稳定,1983-1988年曾连续6年,年年通货膨胀率超过60%。外债也长期保持在很高水平,最高时超过国民收入80%以上。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图3:阿根廷历年国内总产值(1960-2013年,不变价格,上图),外债占年国民收入百分比及年通货膨胀率(下图),数据来自世界银行和联合国统计司

1976阿根廷发生军事政变推翻了庇隆夫人领导的文人政权,建立了军政府。一开始军政府实行贸易自由化、金融自由化等政策,使阿根廷在20世纪70年代与智利、乌拉圭并肩走在发展中国家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前列[12]。由于军政府反对国家干预,无力阻止财政赤字、外债飙升和物价飞涨;1983年又因英阿马岛战争失败,不得不下台。

阿方兴上台执政,因外债问题求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压力下[12],仍然继续执行贸易自由化和金融自由化政策,从而加速通货膨胀,阿根廷经济陷入“财政赤字—大印钞票—通货膨胀加剧—比索贬值—资本外逃、外债增加—经济衰退—财政赤字加剧(财政收入减少,财政支出刚性犹存)”的恶性循环,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13]。在此期间,通货膨胀率几乎年年超过100%,最高时超过3000%。

1989年梅内姆上任阿根廷总统后,进一步推行对外开放,私有化和市场自由化为核心政策的新自由主义改革[14]。在1989年改革前,国家掌握着电信、石油、银行等主要大企业,10年后国家掌握的仅剩下国家银行、造币局、核电站和电视台等少数重要企业。全国100家大企业中,以阿资为主的企业仅剩 7 家。

2000 年,外国公司已控制阿根廷出口总额的 90.4%和进口总额的63.3%。经过全面私有化,阿根廷的经济命脉已经在外资的掌握之中[15]。

虽然大量企业被出卖给外国资本家,仅在1990-1995年间,就出卖123家国企,获得184.5亿美元,但是,到2001年,公共债务又增加了600多亿美元,达到1550亿美元[16]。

在20世纪初,阿根廷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之一,长期超过德国,但到20世纪末,由于持续20多年实行新自由主义,导致经济长期停滞不前,阿根廷人均收入已经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仅相当于领先国家的九分之一[17](p2)。

2001年底,政府不得不宣布暂停支付外债,从而爆发该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危机,并导致社会动乱、政府倒台。为避免出现大量挤兑现象和更大规模的金融动荡,阿根廷政府宣布限制储户从银行中提取现金,并将所有的外汇存款全部强制转换为本土货币比索,不再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18],阿根廷经济才从自由市场时代的停滞和倒退转变为稳定发展,物价趋向稳定,外债逐步减少(如图3)。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图4:巴西历年国内总产值(1960-2013年,不变价格,上图)外债占年国民收入百分比及年通货膨胀率(下图),数据来自世界银行和联合国统计司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产油国大幅度提高石油价格,巴西不产石油,进口石油量很大,导致巴西外债飙升,1979年菲格雷多执政时,为解决外债和物价问题,采用“华盛顿共识”政策中的大幅度贬值货币政策,以促进出口。1982年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压力下,实行该组织推销的紧缩经济政策,在其后两年里,在外债压力下,不得不听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调遣,从而整整执行了2年的紧缩计划,经济也持续下滑,通货膨胀翻了几番。当时巴西多位经济学家批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解决方案成效有限[19]。

1990年3月,德梅洛总统上任,开始了新一轮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引入了更多的“华盛顿共识”政策,主要包括私有化,贸易自由化和解除管制等[20]。关税从1990年平均关税32%降低到1994年14%[21],鼓励外资出入境,推动经济全面开放[22]。政府实施国企快速私有化,回收了近800亿巴西里亚尔债务,但净公债从1994年670亿里亚尔反而激增到1999年5500里亚尔,外债从1993年1580亿美元激增到1999年4300亿美元[23],经济也基本停滞(如图4)。

1980-1984年间,通货膨胀率年年超过80%,最高时超过2300%。1999年开始,巴西政府不得不抛弃新自由主义政策,开始新一轮改革[21],政府重视对社会公平和分配问题,通过再分配增加底层老百姓收入;停止私有化改革,组建新国企,加强政府干预,经济重新走上正轨(如上图),到2011年,巴西跃居全球第六大经济体,中产阶级扩大,国家从债务国转变成为债权国[24]。

1989年美国经济学家萨默斯为东欧国家制定了快速转化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激进改革方案,称之为休克疗法,在东欧多个国家实施。最初萨默斯为玻利维亚设计了休克疗法并于1985年开始实施,虽然成功地降低了由于政治失败而滥发货币导致的通货膨胀,但国内产值却大幅度下降。1985年比1980年下降22%,1988年人均实际国内产值比1985年又下降6.3%[25]。不过,这并不妨碍美国精英将休克疗法包装成成功的经济改革,进而向东欧国家推广。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图5:俄罗斯历年国内总产值(1960-2013年,不变价格,上图)和年通货膨胀率(下图),数据来自世界银行

1992年初,俄罗斯开始实施休克疗法,实行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政策,导致俄罗斯物价飞涨,当年通货膨胀率增加到1489%,而且长期维持在30%以上,其中1991-1995年间,通货膨胀率年年超过100%,日用品极度匮乏,经济崩溃,社会危机频发,到世纪末,叶利钦总统不得不宣布终止激进式的市场化改革[26]。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警惕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坑害了很多国家!

苏联解体后,东欧苏联集团国家基本都选择了休克疗法,将计划经济转变为市场经济,如上表所示,除波兰外,各国1997年的国内产出均比1989年下降,其中下降最严重的格鲁吉亚(或译作乔治亚)共和国,1997年国内产出只有1989年34%,俄罗斯下降了近一半。俄罗斯人均寿命大幅度下降,男性人均寿命从1987年的65.1岁下降到1987年的57.3岁[27]。波兰实行休克疗法时,同样在短短一年里,工业品产值下降40%,通货膨胀率最严重时,高达250%,经济濒临崩溃,不得不于1993年改弦更辙,实施新的波兰战略,才成功地摆脱经济危机,经济开始增长[6]。

华盛顿精英推销的市场化改革在实践中暴露了很大问题,就连推动华盛顿精英市场化政策的主要组织领导人,世界银行副行长,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也明确指出[28]:“在整个90年代中期,俄罗斯经济持续坍塌,产出下降了一半。即使是在郁闷的苏联时代末期,也只有2%的人生活在贫困之中;改革却目睹了贫困率激增到50%,超过一半的俄罗斯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那些美国财政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信仰者仍然坚持认为不是太多的疗法而是太少的休克”。

由于拉美国家实施“华盛顿共识”改革效果不佳,1998 年4 月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明确提出了以“圣地亚哥共识”替代“华盛顿共识”的主张[8]。告别“华盛顿共识”,已成为拉丁美洲国家的共识[29]。

  三、后“华盛顿共识”

  很多欧美著名学者都反对“华盛顿共识”政策。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宾教授反对金融市场自由化与全球化有利于经济繁荣的观点[30]。

在八九十年代推销休克疗法闻名的萨克斯教授在1998年分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亚洲金融危机表现时,转而批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美国财政部的橡皮图章[31]。

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托马斯·帕利在2002年发表文章[32],指出“华盛顿共识”频繁导致危机;不能推动经济增长;恶化收入分配,认为“华盛顿共识”已经崩溃。

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救助亚洲国家提出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要求[33]。

诺姆·乔姆斯基在他的《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一书中明确指出[34],“华盛顿共识”是美国政府借助国际组织掠夺第三世界国家的工具。

在次贷危机、全球信贷危机愈演愈烈背景下的2009年二十国集团伦敦峰会上,英国首相戈登·布朗称[35]旧有的“华盛顿共识”已经终结。

以斯蒂格利茨为代表的一些经济学家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呼吁经济学家走出“华盛顿共识”,超越“华盛顿共识”。1998年1月,斯蒂格利茨在芬兰赫尔辛基世界发展经济研究所年度会议上发表演讲[9],批评了“华盛顿共识”,称其“往坏里说是误导”,现在应进入“后华盛顿共识”时代,还说“无论新的共识是什么,都不能基于华盛顿”。主张将发展的目标定得更加广泛和长远[36]。其主要观点包括[37]:

“竞争是市场经济成功的关键,对实现效益与公平社会的目标来说,竞争而不是私有化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宏观经济稳定和长期发展要有健全的金融市场,建立健全的金融市场应当重新设计调控体制,而不在于金融自由化;一个有效的政府而不是最小的政府对发展来说至关紧要,政府应该成为市场的补充,采取使市场运转得更好并纠正市场失败的行动;发展目标应该扩大,应该努力寻求提高生活标准的发展、公正的发展和民主的发展”。

斯蒂格利茨的后“华盛顿共识”仍然强调市场的主导作用,并不反对私有化,贸易国际化;强调市场化、私有化和贸易国际化并不自然产生竞争,需要政府制定合适规则进行干预,才能形成良好竞争,因此,他对“华盛顿共识”政策进行了重大修正,摒弃了自由化市场,强调政府干预的市场经济。

回顾和了解“华盛顿共识”政策,我们从它的实践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到,“华盛顿共识”政策是完全失败的,在采用“华盛顿共识”政策时期,往往都造成通货膨胀,经济走向停滞,外债大增等严重后果,各国摒弃“华盛顿共识”政策,才逐渐走出经济困境。

研究表明,美国政府从没有实行过华盛顿共识政策[49]。基于新自由主义理论的华盛顿共识,实际是美国坑害其他国家的工具。对此我们必须提高警惕。

参考文献

1、 Williamson,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2、魏宁, 智利“芝加哥弟子”研究(1953-1982). 2014, 山东师范大学. p. 4  3、张琳, “华盛顿共识”中的私有化批判. 2012, 苏州大学. p. 89.

4、亚历山大·内基佩罗夫 and 黄觉, 华盛顿共识与俄罗斯的经济政策.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2001(04): p. 33-42+4.

5、雅各·萨皮尔 and 祝东力, 华盛顿共识与俄罗斯转型:一部失败的历史.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2001(04): p. 43-55+4.

6、G.W.科勒德克, 从“休克”失败到“后华盛顿共识”.经济社会体制比较, 1999(02): p. 8-13.

7、简·克莱格尔, 李黎力, and 李佳佳, 华盛顿共识脱魅.拉丁美洲研究, 2011(03): p. 60-67.

8、江时学, 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与拉美国家的改革.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3(06): p. 30-33.

9、Stiglitz, J.E., More instruments and Broader Goals: Moving toward the Post-WashintonConsensus, Reprinted in Teh Rebel Within, HaJoon Chang ed., London: WimbledonPublishing Company, 2001,p17-56, in the 1998WIDER Annual Lecture. 1998: Helsinki. p. 1.

10、Klehin, N., 休克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 2010,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p. 66-77.

11、徐世澄, 简析1982~2003年墨西哥的经济改革和发展.拉丁美洲研究, 2003(06): p. 24-34+62.

12、罗伯特·考夫曼, 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经济调整策略——80年代的经验和未来的挑战.拉丁美洲研究, 1988(05): p. 27-31.

13、胡凯, 阿根廷经济危机与新自由主义关系之研究. 2004, 武汉理工大学.

14、房宁, 新自由主义与阿根廷危机, in 新自由主义评析, 何秉孟主编, Editor. 2004,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北京. p. 173.

15、沈安, 阿根廷危机的回顾与思考. 2009, 北京: 世界知识出版社. p. 588.

16、江时学, 阿根廷债务危机评析及其启示.国际金融研究, 2002(02): p. 18-22.

17、Fishback, P.V. and D.C. North, 美国经济史新论:政府与经济. 2013, 北京: 中信出版社. p. 137-141.

18、陈西果 and 陈建宇, 阿根廷走出债务危机的经验与启示.青海金融, 2012(10): p. 52-55.

19、Baer, W., 巴西经济 增长与发展 第7版. 2014, 北京 石油工业出版社. p. 94-103.

20、LuoHa, M., 巴西:新自由主义发展路径与新依附经济. 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 ed. 李其庆. 2003, 广西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p. 324.

21、罗伯托·杜马斯·达马斯 and 生延超, 巴西经济的历史与展望.湖南商学院学报, 2010(02): p. 15-19.

22、陈江生 and 郭四军, 拉美化陷阱:巴西的经济改革及其启示.中共石家庄市委党校学报,2005(07): p. 40-43.

23、卢西亚诺·科蒂纽 and 张大川, 克服“华盛顿共识”造成的危机——韩国和巴西经济发展的经验与教训.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2001(04): p. 81-92+5.

24、杨志敏, 巴西经济改革成效及其启示.当代世界, 2013(07): p. 35-38.

25、Mann, A.J. and P.J. Manuel, orthodox and heterodox stabilizationpolicies in Bolivia and Peru:1985-1988. Journal of Interamerican studiesand world affairs, 1989. 31(4): p.174.

26、焦一强, “休克疗法”为何在俄罗斯失败?——一个文化解读的视角.俄罗斯研究, 2006(03): p. 84-88.

27、WR, WorldResourses 1996-97,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 1996, Oxford, UK: OxfordUniversity Press. p. 1.

28、毛增余, 斯蒂格利茨对“华盛顿共识”的批判.当代经济研究, 2004(09): p. 34-37+73.

29、詹姆斯·E.马洪 and 李俭国, 拉丁美洲告别“华盛顿共识”.国外理论动态, 2004(03): p. 6-10.

30、Tobin, J., Why We Need Sand in the Market's Gears, in Washington Post, Outlook Section, December 21. 1997. p. C3.

31、Sachs, J., The IMF and The Asian Flu. American Prospect,March-April, 1998: p. 16-21.

32、Palley, T.I., A New Development Paradigm: Domestic Demand-Led Growth, ,中文译文参见: Foreign Policy in Focus,, 2002. 2002(9): p. 11.

33、George Shultz, e.a., Who Needs the IMF?, in Wall Street Journal, Feb. 3. 1998. p.5.

34、Chomsky, N., 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徐海铭,季海宏译. 2000, 南京市: 江苏人民出版社. p. 10-20.

35、PrimeMinister Gordon Brown: G20 Will Pump Trillion Dollars Into World Economy,in Sky News, 2 April. 2009. p. 2.

36、约瑟夫·斯蒂格里茨 and 张健, 持续、公平与民主的发展:迈向后华盛顿共识.战略与管理,1998(05): p. 47-58.

37、刘志明, “后华盛顿共识”的超越与局限.人民论坛, 2012(22): p. 66-67.

38、Ram, J.C., The Beijing Consensus 中文由新华社《参考资料》编辑部翻译. 2004, The Foreign Policy Centre : London. p. 1-21.

39、弗拉基米尔·波波夫 and 王永兴, 休克疗法与渐进主义:十五年后的反思.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8(04): p. 67-73.

40、王健君 and 韩冰, 多视角看中国智库.瞭望, 2009(04): p. 17-21.

41、夏小林, “普世价值”的“欧美模式”不能救中国(上)——四评吴敬琏“社会主义模式论”.管理学刊, 2012(02): p. 26-39+108-109.

42、夏小林, “普世价值”的“欧美模式”不能救中国(下)——四评吴敬琏“社会主义模式论”.管理学刊, 2012(03): p. 23-33.

43、楼继伟, 选择改革的优先次序——二十年回顾与思考.中国改革, 2006(11): p. 15-18.

44、世界银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课题组, 2030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社会. 2013, 北京: 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p. 114.

45、窦菲菲, “华盛顿共识”在中国还有市场吗——对2012世行报告的解读.海派经济学, 2013(03): p. 120-126.

46、周其仁, 汇率评论之四十九:人民币以何为锚,详细解释参见:我国央行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官方证据 _黄卫东博士_新浪博客, in 经济观察报.2011.

47、中国人民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2014年资产负债表. 2014 2014.8 2014.8.27]; Available from: ?id=2014s04.htm.

48、FERGUSON, N. and M. SCHULARICK, The End of Chimerica. InternationalFinance, 2011. 14(1): p. 1-26.

49、黄卫东. 美国精英是如何治理国家的, in 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第23届年会,2015.11,15. 2015. 四川成都.

http://www.88556600.com
上一篇:习近平眼中的中华文化精髓   下一篇:“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十大高频词“合作”是习近平提及最多的词语